2010年8月
为方便新老客户,经过为期半年的筹备,上海蓝义北京办事处,无锡办事处,广州办事处将于陆续落成开张。

2010年7月
上海蓝义成功签约某知名国际石化公司,成为其笔译,口译以及多媒体本地化服务唯一指定供应商,公司1-1专业服务团队将为其提供年均800万单词,600人次现场口译的专业定制服务。

2010年6月
上海蓝义与美国Reed Tech International Inc各出资55万美元拟在苏州成立软件信息技术服务公司,承接硅谷大型软件设计开发企业软件本地化项目。

2010年5月
为庆祝BLUELINGO成立20周年,公司在波特曼酒店榆树厅举办了周年庆典,邀请了诸多贵宾客户,行业合作伙伴以及商会会员,公司创始人Allen Lee博士到场答谢所有到场嘉宾,并就行业前景,技术创新以及全球化发展发表了重要讲话。

2010年4月
上海蓝义自主开发的Project IMPECCABLE软件系统试运行成功,集成客户支持中心,项目精益管理,质控管理,全球译员信息管理,支付系统等模块,提高了客户反映时间,缩短了交货周期,节约了运作成本,明显提高了市场竞争力。

2010年3月
上海蓝义为无锡某国际游艇俱乐部提供了2000页船舶维修保养手册翻译,现场技术培训交传,游艇中文命名等服务。为感谢蓝义的优质服务,客户邀请项目组人员参加了太湖游艇聚会活动,并达成了长期服务意向。(上海翻译公司上海)

2010年2月
上海蓝义为13家上海世博会筹办与参展机构提供了123场次,8个语种的同声传译,同传设备及现场技术服务,35000多名参会人员体验了蓝义精准流利的同传口译服务,所有提供的耳机,发射器,主机等外围设备实现了0故障率。

2010年1月
BLUELINGO上海公司09年销售额突破1500万,同比08财政年增加27.6%。北京,无锡,广州办事处注册,招聘,培训工作同步进行中。

上海翻译公司上海

四条翻译心得

  

首先,要有良好的英文阅读能力。

    切莫以为能“大致看懂”原文,再查查字典,就可以做翻译了。我们做翻译,通俗点说,是要“改换形式,传达相同的信息”,而信息在传导过程中必然会有损失,译者应当竭力避免这种损失:“断断续续”地听人说话,或许能大概明白意思,但这并不是说,原文的意思只需要“断续”的片段就可以表达,而且如果我们把这些“片段”再次表达出来,原文的意思就损失得更多,留下的也就更少了——结果,译文的读者只能接受到“片段之片段”,自然无法理解。

    良好的英文阅读能力,要求译者能够基本完整准确地理解原文——包括文章要传达的思想,单词的确切含义,结构的组织,以及“文字之外”的其他内容,譬如语气、双关、典故……这样才能保证译文读者尽可能多地接受原文的信息。当然,要做到这些很有难度,但是,我们不能忽视这些信息——至少要能感觉到:你或许不明白典故的来龙去脉,但至少要能判断出这里有一个典故,然后才有可能去弄清楚这个典故,而不是置若罔闻、视若无物。

    缺乏英文阅读能力,译文也可能很通顺,但根本谈不上翻译,仅举两例:

    the longest bar(sell drinks)翻译成“最长的酒吧(卖饮料的)”。我们都知道,bar可以指“条、棒、酒吧、吧台”,原文作者也清楚这点,为了避免混淆,特地注明是“卖饮料的”,所以理所当然是“吧台”,翻译成“卖饮料的酒吧”,就是没有弄懂原文。

    economics in one lesson翻译成“一个教训中的经济学”,仅仅从字面来看,这是算不上错的,但如果我们具备基本的英文阅读能力就会知道,真正的意思应当是“一堂课就能说明白的经济学”(“经济学一点通”更直白,当然这是后话)。

    其次,要有好的词典。

    我初学翻译的时候,有位老师指点说:“翻译一定要有好的词典,金山词霸是万万不能的”。当时自己很不服气,这些年来越来越觉得此话有道理。

    词典很重要,如何选择词典,我曾经写过《说说我的英汉词典》,这里不再赘述,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参考。

    根据我的经验,好词典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下面几方面:

    第一,好的词典解释很全面,你能够“找到”精当的解释,而不需要自己去“发明”。大家都知道艾尔•帕西诺(Al Pacino)和罗伯特•德尼罗(Robert De Niro)演过一部很精彩的影片Heat。如果没有好词典,你或许会自作聪明地往“火爆”之类的意思上靠,但好的词典会告诉你,Heat是美国俚语,专指“警察竭尽全力追捕罪犯的激烈行动”;

    第二,好的词典一般都包括thesaurus(同义词典),thesaurus很有用,许多时候我们绞尽脑汁也找不到合适的翻译,但查阅thesaurus,往往可以找到合适的同义词,把它翻译过来,放在译文里,就非常妥贴;

    第三,好的词典会提供若干精当的例句,如果遇上英汉词典,例句也会翻译成中文,这样我们就能摆脱脚踏实地,在语境中“认识”这个词语。参考例句来翻译,比干巴巴地看几个空中楼阁般的解释省心得多。

    当然,没有一本词典是包罗万象的,所以很多时候需要查阅多本词典,有兴趣的朋友不妨用用这个网站,非常方便:)

    One Look Dictionary

    再次,要有一定的知识积累,以及查找资料的能力。

    文章所涉及的内容往往是非常广泛的,而且,考虑译文读者的接受能力,也不是原文作者的义务,这时候,译者要准确传达原文的意思,就必须进行一些介绍、补充和衔接。这时候,知识积累就非常重要了:因为我们无法预先判断需要哪类背景知识,做到“精确准备”,所以只能大致循某个方向,日常多积累。积累越多,补充和衔接的可能性也就越大,难度也越小。

    举个不那么恰当的例子吧:我读外国人的书,习惯留意人名地名的英文,所以最近看到某篇译文中出现的“胡姆”、“贝瑟姆”、“法比恩主义”,就知道原文说的是“休谟”、“边泌”、“费边主义”,再“动用”自己积累的背景知识,就更容易“还原”出原文的意思了;至于“纽约 Heaven”这样的名字,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错译了。

再举个例子:许多西方人习惯引用中国的古老格言、箴言。这些格言、箴言,古人说的话,我们只知道中文,它们在英文世界往往有多个版本,为了准确“还原”,只能依靠自己日常的积累,大致判断出这是什么时代,什么人说的话。一般译者能够做到这一点,就已经非常不错了,剩下的事情,就是迅速准确地查到原文——这就需要能够迅速准确地查找资料。

当然,查找资料的能力,还包括熟练使用搜索引擎、百科全书以及专业文档的能力,这个话题已经有很多人论述过,这里就不多说了。

   最后,要持续培养自己对中文的感觉。

    许多人说,“翻译的问题在中文”。对此我有保留地赞同: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只有在做到上述三方面的前提下,“中文”的才成为问题;不过,“中文”的问题又确实很大、很重要,所以有必要专门提一提。

    中文的问题,除了人们经常提到的文字通顺、结构整齐之外,我觉得,要解决“中文”问题,就必须在日常生活中,突破“语言形式”的外壳,思考真正的“意思”,努力发现和把握细微的差异:某句话,到底表达的是什么意思(譬如我们常见的“贯彻”,它到底是什么意思)?一种表述方式,是否能替换为另一种(可以说“道路的修建使交通效率极大地提高了”,也可以说,“道路修好之后,交通效率大大提高了”)?看似不相干的两个词,在怎样的情境下竟然是可以替换的(谈到文学作品,“预测得到”的情节,和“千篇一律”的情节,其实是一回事)?同一个词语,如何表达好几种不同的意思(你注意过吗,“原来”原来有两种意思,一种表示“之前”,一种表示“竟然”)……

    思考这样的问题是很困难的,开始可能非常折磨人,因为它要求你摆脱“约定俗成”的习惯去“较真”。但是经常思考,必然会有许多收获,翻译的时候也就更加得心应手了。

 


更多信息请访问上海翻译公司 http://www.blueling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