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
为方便新老客户,经过为期半年的筹备,上海蓝义北京办事处,无锡办事处,广州办事处将于陆续落成开张。

2010年7月
上海蓝义成功签约某知名国际石化公司,成为其笔译,口译以及多媒体本地化服务唯一指定供应商,公司1-1专业服务团队将为其提供年均800万单词,600人次现场口译的专业定制服务。

2010年6月
上海蓝义与美国Reed Tech International Inc各出资55万美元拟在苏州成立软件信息技术服务公司,承接硅谷大型软件设计开发企业软件本地化项目。

2010年5月
为庆祝BLUELINGO成立20周年,公司在波特曼酒店榆树厅举办了周年庆典,邀请了诸多贵宾客户,行业合作伙伴以及商会会员,公司创始人Allen Lee博士到场答谢所有到场嘉宾,并就行业前景,技术创新以及全球化发展发表了重要讲话。

2010年4月
上海蓝义自主开发的Project IMPECCABLE软件系统试运行成功,集成客户支持中心,项目精益管理,质控管理,全球译员信息管理,支付系统等模块,提高了客户反映时间,缩短了交货周期,节约了运作成本,明显提高了市场竞争力。

2010年3月
上海蓝义为无锡某国际游艇俱乐部提供了2000页船舶维修保养手册翻译,现场技术培训交传,游艇中文命名等服务。为感谢蓝义的优质服务,客户邀请项目组人员参加了太湖游艇聚会活动,并达成了长期服务意向。(上海翻译公司上海)

2010年2月
上海蓝义为13家上海世博会筹办与参展机构提供了123场次,8个语种的同声传译,同传设备及现场技术服务,35000多名参会人员体验了蓝义精准流利的同传口译服务,所有提供的耳机,发射器,主机等外围设备实现了0故障率。

2010年1月
BLUELINGO上海公司09年销售额突破1500万,同比08财政年增加27.6%。北京,无锡,广州办事处注册,招聘,培训工作同步进行中。

上海翻译公司上海

中医走向世界遭遇翻译障碍

  

中医名词“三交”(腹腔)被翻译成“三个功能合成器”,“五脏六腑”则被译为“5个仓库和6个宫殿”,诸如此类的中医术语翻译不仅难为了中医研究工作者,更令国外人士产生理解偏差,甚至无法沟通。中医英语发展落后已经阻碍了中医国际化的进程。

  目前国内中医英语缺乏统一标准,这方面的研究资料和论著数量少也不系统。国内从事中医翻译的多为英语教师,不通晓中医学科,于是就闹出了一些笑话,譬如把中医的“生气”(生命力)译为“发怒”,把“带下医”(妇科医生)翻译为“躲在裙带下的医生”,此类翻译难免让外国人如坠云雾中。另一方面,虽然国外学者一直在研究中医,并试图通过翻译将中医介绍到国外,但毕竟中西方存在语言、文化、价值观和思维逻辑上的差异。西方一位颇负盛名的中医翻译家就把中医术语“白虎历节”(关节肿痛)译成“白色的老虎在奔跑”。中医的很多描述概念就是普通的中国人都不易搞懂,让外国人理解就更难了。比如英语中有“肾”,也有“虚”,但两个字连起来英语却无法表达。

  上海中医药大学外语中心主任李照国认为,中医不同于西医,在于它是人文医学,而非纯粹的科技产物。西医与仪器及其吐出的化验单打交道,而中医的望闻问切,都重视与人的沟通。中医翻译也是最近几年的新兴专业,自从针刺麻醉术在西方引起震惊,世界各国日渐关注中医,掀起了中医翻译的热潮。

  现在国内的中医翻译教学存在着师资严重缺乏的隐忧,中医和外语两门学科需要较大的投入才能有所建树,而两者的融会贯通就更耗费时间和精力。此外,教材缺乏系统性也是困扰中医英语教师的一大难题。李照国认为专家、专论和专著是学科建立的三大标准,而目前中医英语还很难被称为一门学科,因为理论框架的缺失,中医英语只是一门“准学科”。

  学生的语言及文化底子也是李照国所担心的。中医院校的外语教学改革任务重于普通高校,学生不仅要学习大学英语,还有医学英语(西医英语)和中医英语,对于硬件和软件方面有很多要求。李照国坦言,由于学生的中国传统文化底子普遍比较薄弱,中医英语就更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众所周知,《黄帝内经》是中医学习者的圣经,学好中医必须能够熟读乃至背诵该书,但现在很多学生甚至连通读都做不到。因此,在研究生教学中,李照国要求学生学习中国古典文学,“但是从研究生阶段再抓传统文化教育,已经太晚了。”


更多信息请访问上海翻译公司 http://www.blueling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