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
为方便新老客户,经过为期半年的筹备,上海蓝义北京办事处,无锡办事处,广州办事处将于陆续落成开张。

2010年7月
上海蓝义成功签约某知名国际石化公司,成为其笔译,口译以及多媒体本地化服务唯一指定供应商,公司1-1专业服务团队将为其提供年均800万单词,600人次现场口译的专业定制服务。

2010年6月
上海蓝义与美国Reed Tech International Inc各出资55万美元拟在苏州成立软件信息技术服务公司,承接硅谷大型软件设计开发企业软件本地化项目。

2010年5月
为庆祝BLUELINGO成立20周年,公司在波特曼酒店榆树厅举办了周年庆典,邀请了诸多贵宾客户,行业合作伙伴以及商会会员,公司创始人Allen Lee博士到场答谢所有到场嘉宾,并就行业前景,技术创新以及全球化发展发表了重要讲话。

2010年4月
上海蓝义自主开发的Project IMPECCABLE软件系统试运行成功,集成客户支持中心,项目精益管理,质控管理,全球译员信息管理,支付系统等模块,提高了客户反映时间,缩短了交货周期,节约了运作成本,明显提高了市场竞争力。

2010年3月
上海蓝义为无锡某国际游艇俱乐部提供了2000页船舶维修保养手册翻译,现场技术培训交传,游艇中文命名等服务。为感谢蓝义的优质服务,客户邀请项目组人员参加了太湖游艇聚会活动,并达成了长期服务意向。(上海翻译公司上海)

2010年2月
上海蓝义为13家上海世博会筹办与参展机构提供了123场次,8个语种的同声传译,同传设备及现场技术服务,35000多名参会人员体验了蓝义精准流利的同传口译服务,所有提供的耳机,发射器,主机等外围设备实现了0故障率。

2010年1月
BLUELINGO上海公司09年销售额突破1500万,同比08财政年增加27.6%。北京,无锡,广州办事处注册,招聘,培训工作同步进行中。

上海翻译公司上海

汉英翻译中的新词新语 做好英译工作的保证

  

语言是社会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的象征,一定时期的新词新语是一定时期人们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反映。面对新词新语,外语工作者有责任及时将它们译成准确、地道的外语,以便让国外读者了解今日中国的国情及发展。

怎样才能做好汉语新词新语的英译工作呢?下面,笔者拟结合实例谈几点粗浅看法。

一、内外有别,以不同方法传译不同类新词就汉语新词的产生看,其源语有二:一是自他语中引入,二是自本族语中新生。显而易见,对引进的新词应取回译法,即还"舶来品"以本来面目。例如,峰会(香港译"极峰会议"):summi t(conference);克隆:clone;冰毒:iee;摇头丸:dancing outreach;传销:m ulti-level marketing;(计算机)2000年问题:Y2K problem(y for yea r, k for kilo or thousand);等等。值得注意的是,汉语中某些新词看似"国产"实乃"进口" ,翻译时也需"转内销"。例如,白皮书:white paper(不是whitecover book);国际大都市:cosmopolis(不是international city)。其次,汉语中某些旧词新义词其实也是来自他语,译时也只能"回娘家"。例如,咖啡伴侣之"伴侣":mate;X门电话之"门":Line。

至于自本民族语中新生的词语,特别是那些具有中国特色,反映本国新事物,新概念的新词新语,则应?quot;信"和" 顺"为标准,或移译,或义译,或直译加注。移译指借用目的语中相对应或基本对应的词语传译。例如,傻瓜相机:Inst amatic(商标名,焦距、镜头均固定,被称为foolproof相机);白条:IOU note(IOU:债款、债务,由I owe you的读音缩略转义而来);巡回招聘:milk round(一种招聘毕业生的方式,大公司走访各大学及学院,向求职者介绍本公司情况并与报名者晤谈)。义译和直译( 加注)之所指,大家早已熟知,此各举二例,以资佐证。减员增效:increase efficiency by do wnsizing staff;抓大放小:manage large enterprises well while ease control over small ones;市政府要办的X件实事:x major project s that should be given top priority as designated on th e municipal government's working agenda;两个基本点:two focal points, two of the major points of the line set by the1 3th Congress of the CPC, i.e. upholding the four cardin al principles and the policies of reform, opening to th e outside world and invigorating the domestic economy.

二、字斟字酌,切忌想当然的对号入座想当然和对号入座是翻译中的常见病,其在汉语新词的英译中也屡有表现。例如,一?quot; 投资热点"(a region attractive to investors, a much sought p iece of hand, popular in vestment spot)便不假思索地译作investme nt hot spot甚至investment best spot。须知,hot spot指的是"(可能)发生动乱的地方"(至少这一意思是主要的),heat spot则是医学上的"热觉点"。又如,"X门电话"中的"门"本是一条中继线(-Line),可不少人硬以door, gate, set等词相译,以为这样才叫"对应"、"对等" 。再如,俗称大哥大的"移动电话"本系cellular(有时简作cel)或molile(tele) phone,可现实中,译作wallk tel者有之,译作portable phone者有之,译作movable phone , moving tel者也大有人在。

三、形神兼备,尽传原文情貌

有道是,翻译既是科学又是艺术。因此,凡原文具有或音或形或义等突出特征时,译文宜尽量传达,即便原文平平,译文生动活泼一些也未尝不可。比如,译文chain debts或debt chains就活脱脱地表达了企业之间" 你欠我,我欠你"的"三角债"内涵,较之译文triangle debts无疑更准确,更到位。又如,"拳头产品"一说十分形象生动,但笔者所见fist/key/hit/spearhead/blockbuster/(highly )competitive product等多种译文似均未道出原文的原汁原味,唯陆谷孙先生所给译文knockou t product形神俱在,至为妥贴。再如,"投诉"的译文lodge a complaint或register a beef虽不褒不贬,但"投诉热线"的译文dial-a-cheat confidential hotline (打电话告诉一件欺诈事件)却是非分明,给人以于幽默中见智的良好印象。

四、以"信"和"顺"的标准修正或取舍译文如前文所述,新词的翻译与其他翻译一样,也应遵循既"信"且"顺" 的原则。实践中常有这样的情形,或因为理解有误,或因为表达欠佳,或因为原词的内涵发生了变化,到了一定时候,人们不得不对某些译文进行修正基于另觅新译。首先让我们看几个对原文进行打磨的例子。例如?quot;三通"的现译文three l inks; Link of trade, travel and post便是修订原译文three exchan ges-the exchange of mails, trade and air and shipping s ervices而得。又如,"外资"早期的译文foreign investments因名不符实而被改译为over seas investments;再如,动词"开放"一说最先译作open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后也作了必要修正,译成了open to the outside world。所谓另觅新译,主要指割舍那些表达欠地道的译文,代之以读者知之好之的新译文。例如,"联防"系指一种由警察和辖区居民共同参与的治安管理,其现有译文joint/mutual defense和joint command of defense forc es虽均可达意,但怎么也不及英文现成表达法community/team policing地道。又如,"三陪服务" 者的是有关人员为赚钱而在酒吧、宾馆、舞厅、卡拉OK厅等场所陪客人喝酒、唱歌、跳舞。此语现译作three com pany services,得寸进尺者以为不妥,一是译文中three services易滋歧义,以为有关人员每次必同时提供三种服务;二是以company译"陪"难以体现原文潜在的词彩。其实,"三陪"之类的事西方也有,他们谓之escort services(陪伴服务)。

五、尊重惯译,保持既定译名的规范与统一一些汉语新词,特别是一些政策性较强的新词,当其译文经过实践及时间的检验证明已被世人接受并广为使用时,似不宜再"推陈出新",以免产生混乱甚至造成误解。例如,"五讲四美"已定型译为five stresses and four points of beauty,似无必要再新译为five a dvocating and for points of beauty;又如,(企业)"大而全"的译文Large and all inclusive十分恰切,再另起炉灶译为Large and complete或self-su fficient不仅后来居下而且实无必要。再如,"一国两制"已定译为one country, two syst ems,似不宜动辄改译为two systems, one country或one country with t wo systems。

六、兼收并蓄,积累充分的素材一语多译是翻译中的普遍现象,汉英新词的翻译也不例外。因此,只要符合标准,同一新词的多种译文,特别是同一词语在不同语境中的不同表达法,均宜收集在案,以备来时之需。例如,新?quot;一次(性/用 )"因搭配对象不同至少有以下各表达法:一次处理:single/primary treatment;一次污染:p rimary pollution;一次冻透:straight- freezing;一次空气:fresh/pri mary air;一次爆破:one pull;一次付清:pay in full;一次消费:one- time consumption;一次误差:first- order error;一次成像照片:a Polaroid p icture;一次偿还信贷:non-in- stallment;一次性杯子:sanitary cup;一次性筷子:disposable chopsticks;一次性雨伞:throwaway umbrella;一次性收入: Lump-sumpayment;一次用包装:non-returnable container;一次用相机:si nglevse camera……本文所说兼收并蓄的另一层意思是指某一新词虽然已经有了一种基于多种不错的译文,但一旦有了(更为)理想的新译文时,不妨将其一并纳入。例如,"暴利"虽已有excessive/extravagan t/exorbitant/sudden huge profit等译文,但windfall profit也是上好的字眼。又如,"暴发户"现有译文upstart, parvenu, noov(e), nouveauriche (new rich)等,可口语中的jumped-up people也颇有味道。再如,"快餐"大致已有snack (food), quick meal, fast(food, meal), takeaway, carryout等译文,然英文新词MRE(meals ready to eat)却也让人耳目一新,欲舍不能。

汉译英难,而没有先例可援的汉语新词语语英译则更难。在此,笔者不揣谫陋,就汉英新词新语翻译的有关方法及应注意的事项谈了几点意见,翼能带给读者些许思考。

 


更多信息请访问上海翻译公司 http://www.bluelingo.com.cn/